完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完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来教尹小田谈恋爱-【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2:36 阅读: 来源:完井缓蚀剂厂家

有一本书

痞子蔡和轻舞飞扬爆红的时候,尹小田还在念大二。上网的时候,人家说有一本书叫《第一次亲密接触》,你看过吗

尹小田很好奇,说写的是外星人吗?人家说不是,是网恋,100%真人。

那家伙给了尹小田小说的链接,尹小田看了,竟然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时冲动答应和那家伙见面,随身自带了一点儿香水,打算洒在学校的小水畦里(尹小田的学校并没有喷泉)。结果等了很久,那个人没来。在网上质问他,他说我们男生也挺怕见光死的。

尹小田慢慢回过味儿来,原来他是怕遇到恐龙啊。白垩纪的恐龙在21世纪男生的眼里当然会灰飞烟灭,看来介绍自己读痞子蔡的男生不一定像痞子蔡,而很可能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只是那天以后,很长的时间,尹小田都向往轻舞飞扬的爱情,向往那些悲情的女主角,长得有多美,命就有多薄,哪像自己壮得像头牦牛,跑起来像羚羊,脸颊上有风沙的印记,连感冒都没有。

尹小田考上北京的大学时,一手拎着一只行李箱,脖子上还挂着一只背包,豪迈雄壮的样子。老师看到这样的学生特别开心,拉着尹小田的手对送孩子们到学校、为他们洗衣打饭舍不得走的家长说:"这才是我们学校推崇的学生,坚强、独立,能够自己照顾自己。"

很长的时间,尹小田一直为自己是学校推崇的女生沾沾自喜,后来发现,学校推崇的女生,并不是男生们推崇的女生。这一点,是在大二,被痞子蔡爱情启蒙,并被无情抛弃后才渐渐意识到的。

那个下午,阳光特别强烈,尹小田又一次来到学校唯一的小水畦边,手里握着那瓶便宜的香水。一对对情侣从水畦边经过,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胖胖的女生脑子里正进行着轰轰烈烈的大变革,乱得像一团麻。

后来,尹小田终于把香水倒进了小水畦里,旁边一个正和男朋友聊天的女生看见了,说:"喂,同学,你干什么?"

美女罗欣

问尹小田干什么的女生叫罗欣。她说,尹小田,其实你长得不是那么难看的。

发现尹小田的枕边一直放着那本叫《第一次亲密接触》的书,罗欣嗤之以鼻,决定现身说法,向尹小田讲解爱情,她说爱情其实是有道理的,没道理只是失恋者的借口而已。在爱情常胜将军那儿,爱情从来都可以量化评分:容貌、学历、性情、家境……

尹小田看到长得漂亮的罗欣在爱情的道路上一往无前,那个眼神亮晶晶、在水畦边和她有过亲密接触的男生不见了,换了系里的一名帅哥,后来又换了一名据说家里神通广大的男生。那些男生在追她的道路上前仆后继,约会的衣服、欧莱雅的化妆品、意大利的手工鹿皮靴,甚至饭卡里的银子,全都是罗欣的战利品。

其中也有一些香水。罗欣将它们放在抽屉里,摇着尹小田的胳膊说喜欢就带走。尹小田看了很久,想起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小瓶香水,便宜的,没有名字的香水,不知是哪个小厂家的作品。

因为那瓶香水,她在水畦前伤心了很久,因为那瓶香水,她刚抽了芽的爱情,一点一点,淹没在失望和自卑里。

那首叫《盛夏的果实》的歌

大二到大四,尹小田再没有动过心,也没有恋爱。那个夏天,一直流行的,是那首叫《盛夏的果实》的歌,尹小田曾经听男生唱起过,后来,就注意到许多地方,许多人都在唱这首歌。尹小田五音不全,所以在小树林里,她就听男生唱,在梦里,她曾经问男生,爱情是什么?男生的鼻子皱皱的,说我也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宿舍里不知道谁的随身听开了外放,还是那首歌:也许放弃,才能遇见你……尹小田发了一会儿呆,抓起被子蒙住脸,哇地哭了。

宿舍里的女生问她怎么了。

"找工作压力太大了呗。"

尹小田的哭声感染了大家,在宿舍的另一张床上的女生也呜呜地哭了,这一次,答案就很好猜了,"她和男朋友毕业没有分到一起,分手了。"大家笃定地说。宿舍里一派愁云惨雾,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的尹小田,和弄明白爱情不是泰坦尼克,不用撞冰山也会消失的女生一起,呜呜地哭了。

八卦的生活

当尹小田为找工作骑破了两辆自行车,跑坏了三双运动鞋,学校姗姗来迟地通知她留校了。

她成为了一名辅导员。偶尔,学生遇到了情感上的困惑,会想到找过来人倾诉,一些不开眼的,居然找到了辅导员尹小田,尹小田本想摊摊手:"我从没谈过恋爱,你问我,我问谁呢?"在同事的建议下,还是决定貌似镇定,给同学们介绍了一些大学生情感辅导的书。那些书的前言里,写着谁来告诉我们爱情的道理,谁来教我们谈恋爱。是啊。谁来教我们谈恋爱?好像不是这些书,那么,又是什么呢

尹小田想不通,就只能把疑惑放到一旁,她很忙,租了房子,空闲的时间那么少。看电视只看娱乐八卦,八卦让她觉得快乐,她有时候会旅游,皮肤好了一些,一直没有学会京片子,说话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股含混不清的戈壁口音,在一片爽脆甜辣的京片子里面,偶尔,也会有人说很牛。

吴栋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他是一个有点儿帅,看起来很文雅的男子,而且,他和尹小田是校友,那次回校,是补办一份学籍证明,所以找到了尹小田。事情办完了,吴栋偶尔也会给尹小田打电话。他们一起去旅游,一起看娱乐八卦和新闻联播。有一天,吴栋突然来接尹小田下班了。后来,就一直来,再后来有一天,一个中年女人站在办公室外面,说我来见见我儿媳妇。

大家说你儿媳妇是谁啊,女人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儿子和你们学校的一个老师谈恋爱。我儿子叫吴栋。

原来爱情还可以这样正经八百,直奔主题,还可以这样不浪漫。尹小田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结局

就这样爱了,正经八百的。

尹小田对自己的爱情是满意的。她觉得这样也很好,无波无澜地,就到达了幸福的最远处。

将男友正式介绍给好朋友罗欣,是在恋爱两个月后。罗欣毕业时和一个北京本地、家里十分有钱的男子结了婚。

彼时,罗欣穿着Dior,打扮得优雅又傲气,看着吴栋,她的傲气、她的美人特有的冷漠就撒着欢跑远了,惊呼了一声,说:"呀!是你啊。"

罗欣说吴栋是和自己谈过恋爱,而且和自己一起看尹小田往水里洒香水,那个眼神亮晶晶的男生。

吴栋笑了。尹小田嘟着嘴,"哦!怪不得他说我多愁善感哪。"苹果似的面颊,如梦初醒的样子,让吴栋觉得很有趣。

其实,事情不仅是这样的,还有一些事情,是他们都不知道的。吴栋不仅是看尹小田洒香水的男生,还是介绍尹小田看《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男生,那时吴栋看完了,十分激动,打算轰轰烈烈谈一场网恋。他是有着百分之百的诚意的,所以对女生的要求也苛刻,希望对方哪怕不是轻舞飞扬,至少不要反其道而行之。在尹小田之前,他见过一个女生,有些失望,见尹小田的时候,就有了防备,隔着远远的树林,见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女生左右张望,连模样也不敢看清,就飞也似的逃掉了。

他并不知道被自己放了鸽子的女生就是尹小田,后来认识了罗欣,一度追求她,和她一起看到尹小田洒香水,还觉得很有趣。

被罗欣甩掉的吴栋很长时间没有恋爱,他发现长得像轻舞飞扬的女生不一定像轻舞飞扬那么多情。他把《第一次亲密接触》撇到了床底,和无法重复利用的臭袜子放在一起。

吴栋后来又看了一些电影,一些书,学别人的样子谈了一些不咸不淡,不用签生死状,点到为止的爱情。直到遇到尹小田,才发现爱情其实是平实平淡的一件事情,他觉得自己爱上了尹小田,那样的爱是可以爱一辈子的,他和尹小田应该一辈子在一起。

时光荏苒,一切依然。

北京的天空有着淡淡的白,淡淡的蓝。校园里的学生一拨拨来了,又一拨拨离开。尹小田和吴栋甜蜜地恋爱,准备结婚。为学生们解答爱情疑问的时候,除了故作镇静,偶尔尹小田也会胡言乱语,她说其实爱情是个尝试和学习的过程,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爱情,谁也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不把豆包当干粮,就像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一百个人心中就有一百种爱情。

偶尔,说话的时候,她会想起许多年前,在水畦边伤心发呆的女生,女生的身后,有淡淡的白云,有时快乐,有时忧伤,那些白云飘啊飘地飘远了……干净的书桌上,是自己推荐学生看的书—《谁来教我们谈恋爱》。

北京能治好卵巢早衰吗

NK细胞治疗肾癌

国内最好的免疫治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