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完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非遗艺术品活文化的拍场探路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35:31 阅读: 来源:完井缓蚀剂厂家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传统文化以及手工技艺的关注乃至扶持,而伴随这种热度的升温,一直略显偏门的非遗艺术品逐渐在市场抬头,无论拍卖会、博览会,抑或文交所都成为这种门槛较低的艺术品的新出路,特别是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以质取胜的当下,似乎为其注入了一种新活力。

从混浊状态到新形式

一直以来,非遗艺术品似乎离收藏很遥远,而体现在艺术品市场中,它又多在偏冷中徘徊,很难称得上热门。毕竟,它多零散分布,没有规则,而且常以“杂项”的身姿出现。正如有人说,“当前的非遗艺术品收藏市场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

然而,就在2011年,北京翰海首次推出了“燕京八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大师工艺精品”专场拍卖会,给其身份正名;同年,北京市文化局与北京荣宝斋又联合主办了“首届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作品拍卖会”,成为传统手工艺品进军高端艺术品收藏圈所迈出的第一步,是适应当下艺术市场“拍卖热”而出现的新形式。

2012年,上海朵云轩亦举办了上海首次非物质文化遗产精品拍卖会,成交总额774.4万元,其中一件黄花梨木雕《达摩祖师》更以260万元夺魁;而就在今年的4月24日,上海拍卖行“天工开物——第二届上海非遗精品拍卖会”举槌,此次拍卖会汇聚了100余件非遗拍品,涵盖了曹素功墨锭、鲁庵印泥、传统铜香炉、金山农民画、上海细刻、海派紫砂、海派玉雕、三林刺绣、沉香香品等非遗精品。而首届澳门·非物质文化遗产暨古代艺术国际博览会也在此时间段内举办。非遗艺术品再次引发极大关注。

上海市收藏协会副会长、上海拍卖行顾问陈克涛表示,非遗艺术品从老一辈非遗传承人手里流传至今,是一份丰硕厚重的精神文化遗产,很多人都秉持“保护”它们的心情,特别是热爱非遗艺术品的藏家。它不应被博物馆等束之高阁,而应顺应当下,开发其潜在价值。拍卖算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它起拍价低,更容易吸引眼球,引发玩家的关注。而从占领市场的角度来看,拍卖提升了非遗艺术品的知名度,起到了一定推广效果。

“随着国家对非遗传承与保护的重视,各个地区基本都会定期组织并举办一些非遗作品的展览等活动,不过,展览毕竟只是静态展示的窗口,一旦开幕式结束,就鲜有人光顾。”业内人士坦言,要让更多人了解非遗艺术品,必须制造一些新热点,最好能与市场相结合,比如通过拍卖、博览会、文交所等形式将其继续延伸。

以拍卖为例,拍卖行相关人员会针对潜在的客户资源选定题材,设定非遗拍品的估价。“通过拍卖提升一种意识,并以市场经济的概念宣传和推广祖先传承下来的宝贵资产。让更多人了解非遗艺术品符合现代人的自然需求、物质需求、精神需求以及审美需求,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加强思考生活与文化艺术之间的内在联系。”业内人士谈道。

“就拍卖本身而言,它就是一个平拍交易市场。”朵云轩党委书记崔晓力曾在采访中提及,大部分的非遗目前商业化程度不高,仍处于“藏在深闺人不知”的阶段,需要搭建一个走向市场的通道。

类别庞杂价值多元

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曾表示,对一个地方或是区域来说,最具特色的文化资源就是那些被我们长期忽视,看起来并不“高、大、上”的民间文化艺术资源,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具有鲜明地方或区域特色的、取之不竭、越挖掘越丰富的“非遗”资源。所以,我们看到非遗资源化及非遗产业的发展于近几年被广泛关注。

而根据统计得出的结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共有近87万项。面对庞杂、类别多样的非遗品类,扬州玉器、北京景泰蓝、宜兴紫砂、龙泉青瓷、藏族唐卡等成为颇受藏家青睐的品种。至于其他的品种是否应该纳入收藏级别,似乎需要业内专家学者、市场以及传承人共同研究探讨才能作出判断。

不过,对于那些相对热门的非遗品种,玩家首先可以通过文化属性判定其价值,选择那些将中国传统工艺体现得淋漓尽致的作品;其次,还应偏重工艺精湛,同时手艺传承人少,甚至濒临失传的作品;再者,纯手工制作以及耗费的时间成本也是关键的因素,它们体现了作者心手合一的工匠精神,力求精益求精,谨防粗制滥造。

从总体看,陈克涛认为,非遗艺术品的价值具有多元性,凭借各方的努力以及市场的推动,才能更快更好地让非遗产品、非遗文化走进人们的当代生活。比如犀皮髹饰是我国传统漆器装饰制作工艺,它经过手工打磨呈现出行云流水般的纹理和美轮美奂的色彩,多为达官贵人、文人雅士附庸风雅和收藏而制,如今,面对大众的需求,海派犀皮髹饰突破了这种陈旧的限制,题材包罗万象,使其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此外、顾绣、紫砂、玉雕挂件、家具等,都可供人们使用、欣赏、收藏。

即便如此,在业内人士看来,非遗文化透支的是它的价值和生命力,不应该快速热潮般展现,而应是慢顿的状态。此外,对于非遗艺术品来说,市场价值只是艺术价值的一个体现而已,艺术价值才真正对社会有益,不应将二者混淆。

传承复杂需多方探索

非物质文化遗产依托于人本身而存在,以口耳相传作为文化链条而得以延续,是“活”文化及传统文化中最脆弱的部分。因此,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来说,就显得异常紧要。

而且,很多非遗拍品都具有孤品的属性,制作工艺又濒临失传的境地,比如有些高难度的制作工艺,既需要珍贵的原材料、纯手工完成,又需要数月,乃至几年的时间才能成型,更不用说每个非遗项目都具备自己的历史特征、年代以及艺术风格,彼时,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和发展成为沿袭的关键。

西沐表示,由于非遗的传承比较复杂,非遗艺术品产权保护难度非常大。存量多,点比较分散,生存状况比较艰难。这种情况下如果仅从技艺材料等层面寻找非遗艺术品知识产权保护的路径和解决方案,很难满足种种市场需求,所以急需建立新的知识产权保护架构,在名人、名品、名牌产业结构下解决问题。因此,非遗艺术品要进一步整合资源,依托优势资源进行创新,以创新促进融合发展、改善供给、发掘需求。而“平台+互联网”机制下的电子化交易,又是可行而又可选的重要战略突破口。

然而,目前法律上对非遗知识产权的保护还处于一种缺失的状态。西沐坦言,非遗作品创造者要想维权非常不容易,非遗产品权利人的认定问题也很难明确。

除却创新和发展、知识产权瓶颈等问题,非遗艺术品也会遭遇真伪的窘况。业内人士表示,非遗艺术品的作者多数还在世,可以找其本人进行真伪确认,不过现在的仿制品十分猖獗,比如市场经常涌现的假玉雕,有些连大师本人都难以辨认,给辨伪增加了难度。

尽管处于这样的状态,也没有阻挡非遗艺术品在民间广泛交易的步伐。随着热度的提升、老一辈传承人相继去世,优秀的非遗传承人以及作品越来越少,能作为收藏品的非遗艺术品或将受到更多的青睐。

“非遗艺术品将艺术生活化,将生活艺术化,从拍卖上来看,它几乎与炒作绝缘,未来或许会成为新的热点。”陈克涛认为,随着大家对非遗认知领域的加深,慢慢地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收藏大军中来。

而根据业内人士的论断,非遗艺术品的后续发展还要看整体的市场环境,个人或者某个机构的力量显然只是杯水车薪,必须将整个文化消费的氛围带动起来。即便某一种非遗艺术品在拍场火热起来,也只是突发性的偶然现象,并不能代表全部的行情,它的整体预期还不明朗,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需要深入地探索。

商用洗碗机

功率测量仪表批发

其他电镀设备价格

钢制暖气片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