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完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马奖选它就没事了这部同样拍贵州的高分纪录片比地球好看多了

发布时间:2020-12-21 16:46:48 阅读: 来源:完井缓蚀剂厂家

原标题:金马奖选它就没事了!这部同样拍贵州的高分纪录片比《地球》“好看”多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对于国产文艺片来说,把故事放在小城与乡村似乎成了一种标配。破旧的灰暗的街景,脸上永远写着丧字的主演,再配上几首八九十年代的怀旧金曲,看起来就具备了“文艺”二字的必要元素。

说到这,你一定想起了很多导演及他们的作品,比如贾樟柯,比如最近引发了很多话题的毕赣。他们各自的老家——山西汾阳与贵州凯里,都是他们创作的电影中标志性的存在。

“土味”对于电影而言并不是坏事,能把小镇的破旧拍好,体现出来的就是具有年代感、烟火气的美感,以及难以复制的地域特色。

但现在也有很多新导演,只是把小镇乡村当做营造奇观的工具。环境极尽破败,故事极尽苦难或夸张,压抑的氛围下,实际上只是表达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

这样够“戏剧性”,但并不是生活的常态。

于是,那些能真实还原某个地域、某个时代的风貌,以生活细节打动人心的电影,就显得尤为可贵了。比如张大磊讲述九十年代初少年小雷暑假生活的《八月》,鹏飞以边疆村寨少数民族留守儿童为视角的《米花之味》,以及今天上映的《四个春天》。

这部电影获得了2018年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长片奖,并入选第55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想来如果金马评审团把奖给它,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尴尬获奖感言和政治风波了....

还是回归电影本身吧。《四个春天》是一部以生活为视角的纪录片,在异乡漂泊多年的导演,回黔南地区的小镇独山老家过春节时总有用影像记录下日常生活的习惯,这样积累了四年,最终形成了“四个春天”的故事。

其实无论是从外在观感,还是从内在的情感来看,《四个春天》的电影性都不算很强,它更像是一部家庭录像集锦。

首先它的制作并不算十分“工业化”,拍摄、剪辑中都留有一些粗糙的痕迹。

其次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故事线。即使是纪录片,也有确切的主题,再根据需求去筛选素材。而在《四个春天》的镜头里,大部分都是父母在做饭、摆弄乐器、看燕子筑窝、养蜜蜂、唱歌、剪头发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琐碎日常,并不能连贯叙事。

因为父亲也有用摄像机拍摄家庭日常生活的习惯,导演甚至还把自己家九十年代的家庭录像素材找出来剪进了电影里,看起来颇为随性。

呈现这样的“结果”,有很多主客观因素,一是因为导演陆庆屹的技术局限,就连后期的剪辑他都是买书自学的;二是在拍摄之初导演只是为留个纪念,并没有想要制作成电影,因此很多素材的处理上没有那么专业。

但正是这些不完美的部分,才让《四个春天》拥有了自然、质朴的情感,一切都像是身边会发生的故事,这样父母才像是大家都会有的父母。

即便影片中也加入了姐姐得绝症不幸离世这样的悲剧,但也不是以卖惨的形式呈现的。导演向我们还原了一个普通家庭如何面对苦难,并带着希望重新投入生活:得病的姐姐依然会笑着面对镜头,和父母开玩笑说路人把弟弟错当自己的老公;葬礼上没有呼天抢地,大家只是抹着眼泪寄托哀思;父母在给女儿扫墓时还能唱歌,吃饭时依然留了碗筷,就像女儿还在身边。

在纪录片热衷于聚焦边缘化题材,控诉血泪的当下,这部电影让人看到了难得的生活诗意与希望。

亲人逝去,依然也要歌唱

《四个春天》的另一大价值在于情感,它具象化了乡愁与爱,表达了什么才是中国家庭的变迁。

对中国人来说,食物最能表达生活质感、表明地域属性,以及寄托思念,这也是《舌尖上的中国》、《风味人间》等美食纪录片一直受欢迎的原因。《四个春天》保留了很多做饭、吃饭的过程,让饭桌成为一次次团聚的见证,一家人的爱意都融于其中。

对在家留守的父母来说,做饭是对家人团聚的期盼,因此他们总是兴奋地投入其中。揭开熏腊肠的盖子,母亲还会无比期待地问镜头后的儿子:“怎么样?哇不哇?”(期待着儿子喊出“哇”的惊叹声)

母亲兴奋做腊肠

两个人忙前忙后,也要准备好给孩子们带去异乡的菜肴,每个碗仔细排开等待着孩子的检视。

在外的游子则以“回家吃饭”为奔波的动力,辗转大半个中国便是为了这难得的片刻温情。

提到家,浮现在眼前的总是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场景。《四个春天》就在家常饭中不断强化家的概念,使情感突破了地域分隔,无论家在哪里的观众都能感受得到这份温暖。

各种各样的做饭、吃饭日常

关于什么是爱,就主要体现在影片的主角、导演父母的身上。虽已年迈,但两位老人的生活并不无趣。他们会一起摆弄乐器,咿咿呀呀合奏出一首歌;也会手牵手到田间地头散步,兴奋地回忆着年轻时跳过的三步舞;父亲会帮母亲染发,母亲也会因为父亲用错微信的功能而大笑五分钟。

他们总是插科打诨、互相“嫌弃”,又羞涩表达爱意。金婚之时,父亲执意要喝“交杯酒”,结果被母亲深深“打击”:“光看酒杯都不看我。”父亲也满面笑容,任由老伴开自己的玩笑。

这是爱的能量,也是陪伴的动人之处。还有一个镜头,父亲和母亲分别在两个房间做着自己的事情,但只要知道对方还在,就依然心安。平静之中蕴含汹涌的力量。

转过头,却在悄悄计算着人生剩下的时间,担忧不知道还能陪对方多久。到底什么是爱情的样子,这便是最美的呈现。

父母对子女之爱也异常动人。在女儿与病痛抗争期间,父母总是担心孩子能不能吃下饭,打电话时也拽着电话绳,仿佛就能拉住女儿。 女儿去世后,他们在坟前种下了许多植物,尽管悲伤,但也要让日子充满生机,让孩子沉睡的地方更加美丽。

孩子归家时,父母一路小跑兴奋欢迎,离开时因为不忍离别进了屋,又实在觉得不舍出来目送的情节,更是直戳泪点。

迎接与送别

渐渐地,他们对屋檐下燕子的到来也不敢太过兴奋,因为怕有一天燕子走了会很伤心。

在日常里,父母总是会不经意间生发出具有哲理性的话语,朴素而动人。母亲会叮嘱小儿子(导演):“再有钱也好,也要考虑居安思危。不要失去了自己生活的能力,处处才显出自己的自强自立。”

父母对子女的希望,终究是只有四个字:好好生活。

看完这些日常,也才懂得了导演加入旧家庭录像,拍摄父母看老照片的意义。因为时间无法回转,因为失去的人不可追回,所以一遍又一遍回看生活的痕迹,去回忆来时的路。

导演家的旧家庭录像

四年的日常,二十年前的生活录像,更为久远的老照片,记录下的是父母的成长,子女的成长,以及一个家庭的变化。无关时代沉浮这样宏大的主题,这一家人只是在生活中欢聚、告别,慢慢地向前走。

我们不也是这样,浑然不知时间的变化,只有借助老物件蓦然回首,才发觉自己已经前行至此,感受到时间流转。

《四个春天》的宣传片说:试着原谅平凡的人生。看完全片,只想说平凡也没什么不好,它是比“波澜壮阔”更让人温暖和安心的存在。

观众常说的“治愈系电影”,实际上就是影像中来自平凡生活的细节所散发的质朴之爱令人共情、怀念,或是向往。因此是枝裕和的电影才令无数人推崇,李安的家庭三部曲永远都是经典。

关于家的故事各有不同,电影中每个时代的家庭也在各自面对不同的问题,但他们的本质都是相同的:在苦难中更加团结,在矛盾中加深理解,离别之后更懂相聚的意义,争吵过后也要相互支撑走完人生。

《四个春天》的故事,涵盖了以上所有的悲欢离合,你总有一部分情感能与它重叠。

这部电影也告诉我们,看似平静的生活,力量永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肯真正尊重生活的作品,也能获得更为悠长的余韵。

不知道坚持拍摄家庭琐事的导演,还有没有续集?

产品销毁

化妆品OEM

C型液压冲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