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井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完井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谢谢你的中转站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5:57 阅读: 来源:完井缓蚀剂厂家

收 信

老林是个退休工人,妻子去世多年,儿子五年前远走他乡,他就一直一个人过日子。时间长了,他越来越感到孤独,就动了找个老伴的心思。他偷偷花钱在一本杂志上登了个征婚启事。还真管用,不久后,老林就陆陆续续收到一些信件。

这天,老林又收到了几封信。他打开一封,看了起来。不过,只看了几句,他就骂了声骗子,将信扔进了废纸篓。因为这信跟前几日收到的那几封,在内容上大同小异,写信人都说看到征婚启事后,对他非常倾慕,很想前来跟他当面交流,最后点明主题:请寄一笔路费。

第二封信,老林刚撕开口,就掉出一张照片,是一个女人的半身照,看年纪也就三十多岁,挺漂亮的。老林接着看信,只有寥寥几句:本人三十三岁,温柔贤惠,理想的爱人就是你这样成熟稳重的,岁数大点也没关系,因现在征婚的骗子多,我一良家妇女怕被骗,所以不敢贸然前往,如果你真有诚意,就请先寄五百块诚意金过来,我会立即坐飞机过去见你。

老林摇头苦笑:呵,这位不要路费,改诚意金了。这骗子也太不专业了,一共就百来字,错别字竟有一半还多。他再仔细看了一眼那张相片,乐了:我说眼熟呢,这不是巩俐吗?这封信,自然也进了废纸篓。

最后一封信,老林都没信心了,嘶啦撕开,一共两页,打开一看,不由心惊:第一页赫然竟是血书!只写了一句话:妈妈,对不起!我错了!

妈妈?肯定不是写给自己的。老林狐疑地拿起信封看了看发信人地址:新疆南城大昆山监狱。监狱里寄来的?是谁呢?再看第二页,是用圆珠笔写的一封信:

林师傅:您好!在杂志上偶然看到您的地址,很冒昧给您写这封信,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这里先感谢了!好人会有好报!

我是一名重刑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父母为我伤透了心,绝望地跟我断绝了关系。入狱以来,每当我想到父母对我的养育之恩,为我付出的心血,我就感到这辈子最对不起的是他们。今生我别无所求,也不奢望他们会原谅我,我只是想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让他们知道儿子在忏悔就行。可是,我给他们写的信,他们看都不看,就原封不动地退回来了。我想了各种办法也没用,因为只要是来自新疆的信,他们就知道是我写的。林师傅,我实在没办法了,所以希望您能帮我把上面这页信寄给我父母,我在启事里看到您的地址是济南的,我家在济南有亲戚,来自济南的信我父母一定会看的。拜托了!罪人刘耀明跪求!

信的后面是详细的通讯地址。

转 信

老林反复将信看了三遍,心里五味杂陈,从字里行间,他能体会到写信人的悔恨之意、内疚之情。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泪流满面、苦苦哀求的浪子形象。

老林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五年前,儿子不顾自己反对,为了一个大他十二岁并有两个孩子的女人,不惜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跟那个女人远走他乡。这几年,老林在孤单寂寞的时候常常想:只要儿子浪子回头,跟自己道个歉,并离开那个女人,他是可以原谅儿子的。可是,令他恼火的是,儿子至今仍执迷不悟,说只要老林不接受他的妻儿,他绝不会再回来。

老林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眼里竟有泪水流出。呆坐了一会儿后,他决定帮这人一把,就起身找了两个信封,其中一个装进了那封血书,寄给刘耀明的父母。而后,他又给刘耀明回了一封信,告诉他信已转寄,勿念。另外,让他好好改造,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悔悟之意,争取早日出狱当面向父母认错,获得他们的原谅。他还写道:天下没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只要你浪子回头,一定会得到他们的谅解的。

半个月后,老林接到了刘耀明的回信,他说:谢谢大叔,您是一个好人,不管那封信我的父母会不会看到,我都会永远感激您的!另外,我还想麻烦您一件事,我在牢里积攒了四百元钱,这钱干干净净,是政府发给我的劳动补助,过几天我寄给您,麻烦您转寄给我的父母。

老林心想,这孩子也够实诚的,我给他回一封信,他就相信我了,难道就不怕我把钱给昧了?

两天后,老林果然接到了一张汇款单。他马上去邮局,把钱转寄给了刘耀明的父母。

但是,过了没几天,这钱又被寄了回来,附言里只有一句话:请你退给那个逆子。

虽然钱被退回了,老林心里却有些高兴,因为寄钱时他并没有在附言里表明自己的身份,对方让他把钱退给逆子,说明刘耀明的父母一定看过先前那封信,知道他是受他们的逆子所托。

老林立刻给刘耀明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你的父母已经看过信,知道你在真心悔悟,还有,钱我已经寄给他们,相信他们接到后会非常欣慰,你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出狱去见父母。

至于那四百元钱,老林反复思量,怕退回去会影响刘耀明的情绪,就专门到银行开了一个户头,将钱放在存折里。

过了两个月,刘耀明又来信了,在感谢之后,说他以为父母收下钱会搭理自己,不料他刚给家里寄的一封信又被原封没动地退了回来,所以,还是麻烦老林给转寄一下。

老林回信说:可能你父母的气还没有消,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原谅你的,以后你有信就直接寄到我这里好了,我会为你转寄的。

但是,除了第一封信,随后老林转寄的信都被原封未动地退了回来。为了不让刘耀明伤心,老林决定,把这事也隐瞒下来。

从那以后,每年,老林都会为刘耀明转寄几次信。中秋、春节前,刘耀明还会把在狱中辛辛苦苦攒的一点钱寄给他,烦他转寄给父母。老林也经常写信跟刘耀明交流,鼓励他好好改造,多向父母说说自己的改造情况。他告诉刘耀明:水滴石穿,你早晚一定会得到父母的谅解的,他们即使是一块冰,也会被你的执著给融化的。

送 信

如此一晃十余年,坚冰始终没有融化。老林为刘耀明转寄的信、钱,毫无例外,每次都完整无缺地退了回来。看来,刘耀明的父母,是彻底对自己的孩子死心绝望了。

老林没有再婚,那次征婚无果,他以后也没再动心思,因为自从他为刘耀明转寄信件后,生活就好像有了寄托,不再觉得那么寂寞了。可是,面对刘耀明父母一封又一封的退信,老林打心底为这个真心悔过的犯人着急,他的父母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呢?

这天,老林又接到刘耀明父母退回来的信。他再也坐不住了,登上北上的列车,来到了他父母所在的县城,找到了刘耀明的家。

刘家冷冷清清,只有刘母一个人。刘母听说老林就是给儿子中转信件的人后,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来意,断然说:你什么也不必说了,我和老刘发过誓,今生不会再认这个儿子了!

老林说:可你儿子已经真心悔改了啊。

刘母冷笑道:狗改不了吃屎,我对他已彻底死心了。你请回吧,不值得为这个畜生奔忙。对了,你跟那畜生是什么关系,为啥这么帮他?

老林摇摇头: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觉得,咱们要给孩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孩子既然悔悟觉醒了,咱们就要让孩子在监狱里看到希望啊。

什么希望?他这样的人,这辈子注定要死在监狱里。

老林看她态度坚决,心想也许刘父好说话一些,就问:耀明妈,你家老刘呢?

这不问还好,一问就问出了刘母大颗大颗的眼泪。她一边抹泪,一边捧出了一张黑白照片重重放在老林面前:我们家老刘在这儿呢!就是被这个逆子气走的。你有什么话就统统对老刘说吧!

老林心中一沉,半天也接不上话。

刘母站起来打破沉默:你没有别的事,我就不送了!

这个家庭所承受的痛苦和折磨原来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老林心中隐隐作痛。想到刘耀明的追悔莫及、老刘的郁郁而终、刘母的孤独无依,老林怎肯就此放弃?他打开提包,取出一张存折,说:这上面一共有九千八百一十块钱,是孩子这些年寄给你的,被你退回来后我都存在这里面,我算了一下,这些钱几乎是孩子这些年在监狱里获得的所有劳动补助。他是在尽最大的努力赎罪啊。

刘母神色微微一变,目光扫了一下存折,道:我不稀罕,多少钱也弥补不了他对我们的伤害,洗刷不掉他带给我们的耻辱。

老林看出刘母有点心动了,就把存折放到桌子上,又弯腰从提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扎信,抽出一封,说:这些信都是你儿子写给你的。

刘母摆着手:拿走,我不要看。

老林心一横,嘶啦撕开信,说:你不愿意看不要紧,我一封封读给你听。说着,大声读了起来,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刘母伸手想要阻止,老林闪身躲开,嘴里读个不停,刘母无奈,赌气道:好,你愿意读就读吧,我不会听的。

老林也不管刘母听不听,从头到尾,一封接一封地读信。读到第八封的时候,他发现,刘母的目光渐渐软化了,眼窝发红。读到第十封的时候,刘母端过来一杯水:林师傅,你先喝口水。

到了傍晚,老林把最后一封信读完,长舒了一口气,转眼再看刘母,却见她已经泪流满脸,神情激动。

老林把信重新扎好,试探地说:好了,信也读完了,我就不打搅了。耀明妈,这些信如果你还不想要,那我就带回去。

刘母慌忙说:不你把信留下吧,我再看看。她似乎不太相信信上说的是真的,林师傅耀明他真的改成有期徒刑了?

老林拍拍信,说:信里说得清清楚楚,他已经减过好几次刑,早从无期改成有期了,要是他表现好的话,我相信,再过五六年,他就能获得假释出狱了。

刘母伸手擦了把眼泪,喃喃道:这孩子,看来是真的悔改了此时,她眼神迷离,悲喜交加。

老林见目的已经达到,不忍打扰她,就转身悄悄走出门去。刘母追了出来:林大哥,谢谢你,不过,我不明白,你刚才说你跟耀明没有任何关系,那他怎么认识你的?

老林怎么也没料到刘母会问这么一句,顿时涨红了脸,说话也结结巴巴:这个其实

刘母见他难以启齿,便安慰他:其实我只是好奇,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儿子能够改好,你也一定可以!只要改正了,从里面出来了,你们就能重新再活一次!

哎呀,看来刘母是把老林当成了自己儿子的狱友,这可如何是好?老林赶忙连连摆手说道:这个嘿嘿,他是从杂志上的征婚启事里看到我的地址的

来 信

老林回到家后不久,就接到刘耀明的一封信。刘耀明兴奋地告诉他:林叔,我妈来监狱看我了!林叔,谢谢您,我妈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您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您做的这一切,我看不到希望,肯定会破罐子破摔,一辈子都呆在监狱里了。林叔,以后我不再麻烦您了,我妈妈重新接纳了我,我可以把信直接寄给她了,但我会经常给您去信的。等我出狱后,我一定会去看望您。

老林看完信,心里百感交集。一方面,他为刘耀明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却又有些怅然若失:刘耀明已经得到了母亲的原谅,那自己这个中转站的使命也要结束了。只怕以后,自己的日子又将恢复以往的单调寂寞了,要是儿子在身边就好了。老林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刘耀明犯了那么大的罪行,他的母亲都可以原谅他,自己的儿子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原谅他呢?

老林犹豫了很久,终于打开抽屉,从最里面取出一封信。这是儿子十年前写来的一封信,里面有儿子的电话号码,不过,老林从没有打过。十年了,希望这个号码还能够打通。

老林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手哆嗦着,一个一个地按下了号码。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儿子的声音:你好,是哪位?

刹那间,老林眼窝滚烫,喉头一塞,竟哽住了,说不出话来。

你是似乎心有灵犀,儿子在那边沉默了一下,呼吸突然加重了,爸,是您吗?

老林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是我,儿子,爸希望你能回一趟家记着,带着媳妇,还有孩子,你们一起回来

一周后,老林一家团聚。喜事成双,这天下午,他接到一封信,一看,竟是刘母寄来的:林大哥,你最近好吗?很冒昧给你写这封信,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谢谢你的中转站信的最后,有这么一段:我已经去看过耀明了,他给了我一本老杂志,上面有你的征婚启事,杂志已经过期了,不知道这则启事有没有过期?

湘潭工作服定制

丽江定做职业装

克拉玛依西装设计

霸州订做工服